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如歌,激情如乐

 
 
 
 
 

日志

 
 
关于我

意识流氓,应用文盲>>> 混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混出个洋名,一不小心被人咬定我不是酒保,而是个卖伟哥的>>>>>>>>>> 自以为潇洒时感疲累,自以为聪明常被自己愚昧,自以为认真生活多为生活玩味,自以为诚恳待人易遭人误会>>>

网易考拉推荐

新年献礼——情话的力量  

2015-02-17 16:35:37|  分类: 眩尼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点:小儿女俏语攒典故,精灵鼠巧言喻初心..

 

  说来,有一搭无一搭的心系红楼,也有些时日了。可谓感慨良多,思亦渐丰。终觉得,万般滋味,抵是无言胜千言。今儿且换个玩法,只择书中意趣堪浓处,也点评、“点”评,戏上一戏。
  且择这书中第十九回的后半部“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节,不妨另起炉灶,换个题目--“小儿女俏语攒典故,精灵鼠巧言喻初心”,来单表一表。

  (上半回说到袭人偶感风寒,宝玉令人按方取药煎好后待其服下,便命他盖上被渥汗,径自到黛玉房中来看视。)
 
  彼时黛玉自在床上歇午,丫鬟们皆出去自便,满屋内静悄悄的。宝玉揭起绣线软帘,进入里间,只见黛玉睡在那里,忙走上来推他道:“好妹妹,吃了饭,又睡觉。”将黛玉唤醒。黛玉见是宝玉(窃以为,此处若改为“欲将黛玉唤醒。黛玉知是宝玉”,许是更耐人寻味。一来表其亲熟,不见亦知于心;二来女儿卧榻的娇慵之态不画自显,恰与后文“黛玉只合着眼”亦存着自然承接之妙。),因说道:“你且出去逛逛,我前儿闹了一夜,今儿还没有歇过来,浑身酸疼。”(忧思伤脾,睡眠自是不好,此亦乃颦儿之病根。)宝玉道:“酸疼事小,睡出来的病大。我替你解闷儿,混过困去就好了。”(饭后即眠,积食难消,此乃养生之大忌。亦于小微处,点画出宝玉的温存体贴之细腻。)黛玉只合着眼,说道:“我不困,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宝玉推他道:“我往那里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此句大有深意在,文末再详析。由此可见这痴儿的绵缠之功,委实教人蚀骨难拒。)[庚辰双行夹批:所谓只有一颦可对,亦属怪事。](怪乎哉?不怪矣!此乃云、黛之间最本质的不同处。)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颦儿自解其意):“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宝玉道:“我也歪着。”(蛮缠!)黛玉道:“你就歪着。”(这便是颦儿。)宝玉道:“没有枕头,(又出幺蛾子!)咱们在一个枕头上。(得寸进尺。)”黛玉道:“放屁!(黛玉之真性情也,亦是个厉害丫头)外面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宝玉出至外间,看了一看,回来笑道:“那个我不要,也不知是那个脏婆子的。(又抖小机灵!)”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不过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的三个动作,此人便如在眼前!笔力了得。)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不是冤家不聚头)请枕这一个。(调侃之中,亦不失敬,此颦儿不迎不拒,以见平怀真诚待人的可贵之处。)”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躺下。

 黛玉因看见宝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便欠身凑近前来,以手抚之细看,(亲熟尽现)又道:“这又是谁的指甲刮破了?”(先思及其伤否?可见其心)宝玉侧身,一面躲(心虚)一面笑道:“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痴儿诚实,亦可见二人间的亲厚与无欺之坦荡及信任)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拭。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不分你我)口内说道:“你又干这些事了。(惯犯一个)干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便是舅舅看不见,别人看见了,又当奇事新鲜话儿去学舌讨好儿,(乃宝玉被打一节之伏笔)吹到舅舅耳朵里,又该大家不干净惹气。”(也就颦儿,会站在宝玉的角度,考虑这世态种种,一心维护这呆子。亦可见颦儿的心思之细密!)

 宝玉总未听见这些话,只闻得一股幽香(心不在焉),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痴儿痴态!)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终归是小孩性情)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知宝玉之所思所寻)宝玉笑道:“既然如此,这香是从那里来的?”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庚辰双行夹批:正是按谚云:“人在气中忘气,鱼在水中忘水。”余今续之曰:“美人忘容,花则忘香。”此则黛玉不知自骨肉中之香同。](余亦添一笔,“爱中无爱”!)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可见黛玉素日里逻辑之思的客观及缜密)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毬子、香袋子的香。”(脂粉熟客状)黛玉冷笑(颦儿要犯坏啦!)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香不成?便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霜儿、雪儿替我炮制。[庚辰双行夹批:活颦儿,一丝不错。](可见颦儿的用心与纤细,记忆力非比寻常!)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看似自嘲,实为偷揶)

 宝玉笑道:“凡我说一句,你就拉上这么些,不给你个利害,也不知道,从今儿可不饶你了。”说着翻身起来,将两只手呵了两口,(前文颦儿道“冬寒十月”,可知天尚冷。痴儿怕冰到颦儿)便伸手向黛玉膈肢窝内两胁下乱挠。(宝玉的聪慧之处,便在于此。不着道儿!)黛玉素性触痒不禁,宝玉两手伸来乱挠,便笑的喘不过气来,口里说:“宝玉!你再闹,我就恼了。”(娇怯而不失威,此颦儿本色)宝玉方住了手,笑问道:“你还说这些不说了?”黛玉笑道:“再不敢了。”一面理鬓笑道:“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唯颦儿有此急智!这丫头哪里是个肯吃亏的?怕是她才是宝玉命中的‘天魔星’。)

 宝玉见问,一时解不来,(宝玉的灵悟之气,终究差颦儿一等)因问:“什么‘暖香’?”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宝玉方听出来。(颦儿的狡黠!亦可见其坦率之怀。)宝玉笑道:“方才求饶,如今更说狠了。”说着,又去伸手。黛玉忙笑道:“好哥哥,我可不敢了。”(小女儿之态,教人又爱又怜!)宝玉笑道:“饶便饶你,只把袖子我闻一闻。”(这也不是个省油的,坐地还价!)说着,便拉了袖子笼在面上,闻个不住。(真真一个轻薄儿!)黛玉夺了手道:“这可该去了。”(颦儿的自重与矜持)宝玉笑道:“去,不能。咱们斯斯文文的躺着说话儿。”(滚刀肉!)说着,复又倒下。黛玉也倒下,用手帕子盖上脸。(娇态!)宝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鬼话(此儿之长项),黛玉总不理。宝玉问他几岁上京,路上见何景致古迹,扬州有何遗迹故事,土俗民风。黛玉只不答。

 宝玉只怕他睡出病来,(宝玉之细心,只为这一遭!)便哄他道:“嗳哟!你们扬州衙门里有一件大故事,你可知道?”(开始闹妖儿!)黛玉见他说的郑重,且又正言厉色,只当是真事,因问:“什么事?”(颦儿单纯)宝玉见问,便忍着笑顺口诌道(闹妖开始):“扬州有一座黛山,山上有个林子洞。”黛玉笑道:“这就扯谎,自来也没听见这山。”(颦儿率直,哪里是不知?!)宝玉道:“天下山水多着呢,你那里知道这些不成。等我说完了,你再批评。”(皮厚!)黛玉道:“你且说。”宝玉又诌道:“林子洞里原来有群耗子精。那一年腊月初七日,老耗子升座议事,因说:‘明日是腊八,世上人都熬腊八粥。如今我们洞中果品短少,须得趁此打劫些来方妙。’(打劫一词,用的俏皮!)乃拔令箭一枝,遣一能干小耗前去打听。一时小耗回报:‘各处察访打听已毕,惟有山下庙里果米最多。’(也知佛脚下面好乞食,真就成了精喽!)老耗问:‘米有几样?果有几品?’小耗道:‘米豆成仓,不可胜记。果品有五种:一红枣,二栗子,三落花生,四菱角,五香芋。’老耗听了大喜,即时点耗前去。乃拔令箭问:‘谁去偷米?’一耗便接令去偷米。又拔令箭问:‘谁去偷豆?’又一耗接令去偷豆。然后一一的都各领令去了。(前文皆为铺衬)只剩了香芋一种,因又拔令箭问:‘谁去偷香芋?’只见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我见犹怜)应道:‘我愿去偷香芋。’老耗和众耗见他这样,恐不谙练,且怯懦无力,都不准他去。小耗道:‘我虽年小身弱,却是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含沙射影)此去管比他们偷的还巧呢。”众耗忙问:’如何比他们巧呢?‘小耗道:’我不学他们直偷。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个香芋,滚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听不见,却暗暗的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尽了。岂不比直偷硬取的巧些?(暗喻宝黛之情,原是一般无二的这等细雨润无声)众耗听了,都道:‘妙却妙,只是不知怎么个变法?你先变个我们瞧瞧。’小耗听了,笑道:‘这个不难,等我变来。’说毕,摇身说‘变’,竟变了一个最标致美貌的一位小姐。(宝玉的奇思怪想,也算一绝!)众耗忙笑说:‘变错了,变错了。原说变果子的,如何变出小姐来?’(抖包袱!)小耗现形笑道:‘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痴儿的混语真情,一并原形毕露!)

 黛玉听了,翻身爬起来,按着宝玉笑道:“我把你烂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编我呢。”说着,便拧的宝玉连连央告,说:“好妹妹,饶我罢,再不敢了!我因为闻你香,忽然想起这个故典来。”黛玉笑道:“饶骂了人,还说是故典呢。”(黛玉本是个眼里不容沙子的!哪里容得他浑扯。骗人的坏蛋+讨厌鬼,就是欠拧!否则,不足以平颦儿的这心头之愤。)

  试想,这对小儿女的心思之细腻缠绵与精巧,可不就是活生生的一对俏冤家嘛。这样的顽皮与伶俐,雅人深致,非是势均力敌的琴瑟相合,怕是也难享如此这般别致的一番情趣。文中宝玉所言:“我往那里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实乃真言!亦是“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的渊源所在。

  所以说呢,得知已,固然是人生一大幸事;然、失知己,亦乃人生一大痛事!奈何世事本是得失一体,难得是得也从容、失也从容的一份达观。
 
  常想,许是在现实之外,原是存着个与之平行的空间--虽无一物,却也非空,那原是人类精神的后花园。即使现实相守,在那后花园里也未必就是得遇的呢。相反,得遇之人,一样未必是相守于俗世里。只道是“心有灵犀”,方是“芝麻开门吧”的万古之魔咒!

 

读后感——情话的力量

 

《红楼梦》第十九回的这一节“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包含了宝黛之间最富机趣与默契,又让读者最喜不自胜、爱不释手的一段情话。这段打情骂俏,可谓精品中的精品、经典中的经典,沉浸在这样的文里,会让人翩翩然于浪漫的情话,飘飘然于忘我的真挚情感。

感谢点点对此评注得如此精彩!赶在情人节与春节之间,匆匆发表一点对情话的理解。

 

恋爱恋爱,除了真刀实枪地肉搏,只有绵绵情话最让人销魂了。前者耗费的是体力,后者消费的是脑力。当然,脑力真的用多了也是极耗费体力的,而体力用多了往往反而懒得再花脑力。通常认为,体力和脑力并重的男人是小鲜肉,而既能享福体力又能享用脑力的女人便是爱神眷顾的女人。

情书也好,情诗也好,都是文字版的情话;情歌,是音乐版的情话摘抄。上一篇文提到的当代人们争相传诵仓央嘉措的情诗,也足以反映当前社会对情话的刚性需求,显示了字正腔圆的情话的力量。只因恋爱是有刚性需求的。

 

处于刚需时期的人们,情绪总是特亢奋,思维总是特活跃,对情话的供给或需求总是特旺盛。这本是人之常情,包括那些就算婚后也一直一直坚挺着刚需的人们。然而,在一个把诺言沦为笑柄、把誓言看作毒舌的社会,情话还能有多少作为呢?

宝黛也好,仓央嘉措或徐志摩也好,他们的时代情话是醍醐灌顶的,而当代的情话则是洗脑和反洗脑的。

所谓洗脑,是指一种工具主义,情话变成一种工具,恋爱或爱情也无外乎一种工具,一种为了获得体力劳动的执照又让人彼此感觉良好的工具,或为了获得长期的绿色食品饭菜票并让人感觉良好的工具。

所谓反洗脑,是指一种超现实主义,任你情话说得怎么娓娓动听楚楚动人,老娘我压根儿就是不信,超现实的老娘秉持的是对房子车子票子的务实态度,不见兔子不撒鹰;老夫我也懒得言不由衷,能用钱搞定的事绝不费情话的半点口舌,何必彼此虚头巴脑累得慌?

处在爱情失重的时代,情话的力量安在?

 

情话是荷尔蒙在大脑里的舞蹈。

这支荷尔蒙的舞蹈,或许是一出青春脉动的街舞,或许是一支深情优雅的芭蕾舞,或许是玩生理节奏的踢踏舞,又或者是浪漫奔放的欧洲乡村舞、、、但凡成熟健康的男男女女,身上都潜伏着群荷乱舞的荷尔蒙。如果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那么荷尔蒙就是最好的情话灵感。

 

情话是对异性个人魅力的首肯,对对方慷慨的励志。

一个人最怕的是什么?是所有人对你说你很好,而我却对你无感。女人可以允许自己坏一点弱一点,却不允许自己没有人喜欢。最绅士的绅士,是明知道得不到对方青睐还耐心告诉对方她对自己的魅力。男人可以允许自己平庸一点俗一点,却难以接受自己付出过真心的女人没有一个对其动过心。温柔到骨髓的女人,会从含情脉脉中撩拨起男性的上进心。而在一个把爱定义为全人类公认的美好情感的时代,你若对喜欢的人居然笨口拙腮到掰不出几句让人心跳加速的文字,真是小气得岂有此理!

如果你心里阳光普照,不怕被人误解为色狼或花痴,那就在婚前大大方方地哼上几首小情歌、捣鼓几首小情诗,在婚后对你的爱人继续慷慨你冰山一角暗潮涌动的荷尔蒙和荷尔蒙文字吧。

 

情话是自爱的对外投射。

情话是一个人组织语言来对心上人表达的欢天喜地。这种对心上人欢天喜地的悦纳,很多时候与其说爱的是从头到脚的对方,不如说爱的是自己身上从头到脚的荷尔蒙旺盛。一个不够热爱自己的人,对心上人肯定也是爱无力的。

因为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对方正正好好符合自己想要投放激情的需要,符合自己解脱寂寥和情欲的需要,你才会把自己勾引起来,把自己煽动起来,变成爱神去交给对方去揉捏、去心虐,去打造成符合对方心意的爱人的模样。

与其说你时刻准备着,等待着有缘人在你生命中的神秘出现而奉上炽热的情话,不如说你时刻准备着,等待着把对自己的深爱通过一个有缘人来一字一句地说出来。

你决定把自己的身心交给爱人的那一刻,就是你想要完成自己生命最美妙进程的那一刻。你发自肺腑的情话,其实就是你想要通过两性的方式来好好爱自己的庄严宣言,就是你决意要用浪漫激情的方式来结束自己寂寞空虚冷生涯的郑重诺言。

 

情话是生活下去的一个理由。 

谁都知道,不管过多少个新年,生活依然会有不少无常和磨难。一个坚强的人从来不会把磨难挂在嘴上,一个乐观的人总是一直展现迷人的微笑,而一个心里充满爱的人,对着最爱的人嘴上就会噼里啪啦冒出来一串串烧心烤肺的小情话。

多少人,只是为了爱人一句我爱你而快乐地坚硬地活着;多少人,只是为了当初一句真挚的情话一直顽酷地撑到人生的弥留之际。不管是真理还是误解,多少人就是为了爱而活着,一句走心的情话,就可以陪伴一个人走过一生。

 

放下矜持、放下自卫、放下怕被误会成色狼或花痴的内心小妖孽,在即将到来的羊年新年,大大方方、结结实实地给自己、给爱人说上一些脸红心跳的小情话吧,就像两小无猜的贾宝玉和林黛玉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